English    集团门户    集团网群    公司邮箱    网站地图

 
 
热点栏目:
概况资讯党群船员商务
首页
>> 长航油运报 >> 第51期 >> 三版专题篇
我眼中的“唐大”

发布日期:2014-11-23 字号:[ ]


  唐大,本名唐传松,河南开封人,现为“长江之勇”轮大管轮。

  初见唐大,是在国内港口上船的第一天夜里,在机工邹师傅的带领下去他房间报到。他正半蹲在门边的垃圾桶旁耐心的削着一只快脱水的苹果,旁边端坐着唐大嫂。

“唐大,这是新来的实习机工”,邹师傅一开门正对着唐大嫂,却没发现墙角的唐大。“哦!叫啥名?”唐大抬头看了我一眼,算是打了招呼,又埋头接着忙着手里的活计。“张宏金!江苏海事的!”我故意调大嗓音,在士气上我可不想输给任何人,即使那人将会是你的顶头上司。“哦!小张待会一起去帮忙上物料!”他说着站了起来,撑了撑腰,自然地把削的漂漂亮亮的苹果递给了唐大嫂,动作一气呵成像是在家端茶递水的一位老手,唐大嫂一时好笑,羞涩,在外人面前倒忸怩了起来。唐大朝我走来时,我才得见其全貌,个不高,有点微驼,但很结实、敦厚,一看就知道干活不含糊。脸色黝黑褶子不少,眼神却很坚毅。初见便给人一种认真严谨、气势夺人的感觉,在他面前自觉地变得乖巧起来。我不觉为自己的前途感到担忧,暗自忖度:有这样的顶头上司,命苦啊!

由于对唐大的第一印像比较深刻,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便是处处留心,小心说话,小心工作,甚至于小心吃饭,总之能夹着尾巴时,绝不装大尾巴狼。

随着时间慢慢地推移,我不再是那个把主机说成是八个缸的菜鸟了,也和身边的人也渐渐地熟悉了,胆儿也肥了。这期间的一些人,一些事也慢慢地把唐大那刻板的、面露寒气的形象慢慢地像剥洋葱一样慢慢剥去,直至一去不返,我才得以真正认识我们的唐大。

唐大对工作的态度极其严谨,但严谨之中透着一种慈爱的苛刻,当然这不仅是对他自己,也时常“惦记”着我这个刚上船的菜鸟,经常会搞一些类似突击“检查”的行动。有次他刚干完活,便跑回集控室,一把把我拉到分油机房,现场考供油单元管路。供油单元我也有所准备,一五一十地把几天前藏在脑瓜底部的记忆抠出来,左拼右凑,也说出了个子丑寅卯来。他顿了顿,若有所思,又问起各旁通管有什么作用,指着粘度计问工作原理。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提问搞得有点慌张,明显底气不足。又因为高度紧张进而导致大脑临时短路,抓耳挠腮,不知所措。唐大露出狡黠的微笑,厉声道:“不是说该会的都会了吗?上船都一个半月了吧,你的待遇是实习生中最好的,又不要你干活,早上八到十二,下午四到八。你问问你邹师傅,哪个当年学得不比你勤快!”我斜眼瞄了瞄一旁的邹师傅,却发现他与唐大有着惊人相似的、狡黠的、从心里发出的笑。真是败军之将,羞愧难当!唐大这招“苦肉计”一下子点燃了我努力学习的热情,狠狠地对自己说“一定要争口气,別让人家看低了!”

在工作上,唐大常自嘲说“身为大管轮,就得像个大管轮样。公司虽然给的工资不高,但责任大,干活我怎么也得第一个冲上去,自己都嫌脏怕累,还怎么领导下面的人?”的确,唐大是这么说的,也确实是这么做的。这也是我们大家一直特别尊敬他的原因。

每天早上八点,把一天的活都安排下去后,往往是他第一个出去,不到把活干完,是不会回来的。印象最深的一次是低位海底门的检修。一手拉葫芦,一手拿铲子,盖子刚打开,便脱了鞋就跳了下去,看得我目瞪口呆,海底门好像变成了唐大一展身手的个人舞台。在咸腻腻的海水中又是扫、又是铲,本来就不大干净的白大褂变成了煤炭黑。可唐大却好似鲤鱼戏水,乐此不疲。汗水湿透了衣背,索性来个赤膊上阵,大有“驾长车,踏破贺兰山阙”之豪情壮志。这让我们在一旁接应的人一方面感受到工作艰辛、当海员之不易,另一方面也深深记住了那张憨厚而朴实的脸、那还有些驼的背、那双不停在泥浆中摸索的手、那个已将自己的大好青春奉献给油运事业却还默默无闻的河南汉子。

阳春白雪是你的追求,下里巴人是我的姿态。我知道唐大也羡慕别人喝着咖啡,听着音乐会,可他还是更爱吃着的是大葱蘸酱,喝着56度的红星二锅头。

唐大没事时也喜欢小酌一杯,但从不喝醉。每个远离背井离乡、身负生活重担的男人或多或少都爱贪恋那一两杯吧。酒虽不多,却可以迷离他的中枢神经,深深满足那一夜的好梦。

和唐大相处久了,发现他除了是个工作狂人以外,还有风趣的一面。有时工作间隙,他一屁股坐在集控室的地板上,会问出一连串莫名其妙的话来。比如说就有这么一次,唐大盯着大电的袜子看了很久,突然问起大电袜子多少钱一双,得到大电“十块钱六双!”的回答后,他笑眯眯地卷起裤脚一本正经炫耀起了脚上那双白里透黑,黑里透着肉色的阿迪王。“我这双穿了几年了,好袜子就是不一样!”随后把这双袜子的来龙去脉讲了个仔细,说破天也就是一个朋友买促销的衣服顺手送给他的,他却能由此讲到金宝市场的管理秩序,讲到那里的爆炒螺丝,再讲到唐大嫂在家的经济封锁、烟酒管制。

唐大也有个不大好的习惯,就是爱给人起外号,而且很特别,很响亮,他起外号的原则就是“假、大、空”。比如说机舱有个机工比较老实,他便呼为“顾老轨”,整的刚上船的大电误以为船上还有位实习老轨。有个刚上船的实习生是党员在预备期,但也爱谈古论今,便被他亲切地称作“政委”,老远见都得假模假式地单手过头打个“报告”,搞的这个实习生见到他就躲,没办法,在唐大面前想低调都很难。

我们的唐大,唐传松,就是这样一个有爱有恨,有情有义的人。喜形于色,怒不冲冠,胸无城府。把机舱每天的工作布置的井然有序,把生活的每一天都活的精彩。这种乐观的精神时时刻刻感染着整个“长江之勇”轮的船员们,我们在愉快而又轻松地氛围中一次次完成公司交给的生产任务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张宏金)

 



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 
最新文章
 
相关文章
·李飞跃的“严细实”
·长航成功轮:连夜排除组合锅炉...
·长航风采轮:齐心协力搞好工作...
·蔡善安的管船“三招”(员工故...
·蔡善安船长的管船“三招”
·“带头大哥”戴维勇
·好人苏建民
法律声明|使用帮助|联系我们|RSS订阅
 
中国长江航运集团南京油运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Copyright©2002-2012 www.njtc.com.cn All Right Reserved
传真:(8625)58801195
网站管理: 电话(8625)58586114
技术支持:信息中心 传真:(8625)58801195
苏ICP备09095936号
 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